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天使監獄(1一5)



第一章--禁錮天使

「符小姐,有包裹送來給你!」秘書小艾將一個包裹放在辦公桌上「謝謝你,小艾」。身形嬌小的小艾走出我的辦公室關上了門,期待已久的貨物終於送到,雖然離午餐時間還有個多小時,但已沒有心情再工作下去了。打了一個電話給小李叫他來接我,之後挽著Gucci手袋離開了辦公室。離開辦公大樓,先去了公司附近的一間新開張的英式百貨公司的絲襪部,百貨公司的絲襪部是我最喜歡閒逛的部門,在十四歲時得到第一對絲襪時開始,就對這種女人恩物鍾愛極了。一踏入絲襪部,各式各樣的絲襪映入眼簾,使人花多眼亂。「小姐,這是最新款的絲襪,從英國進口,質料很薄,手感平滑,而且彈力適中地緊貼雙腳,特顯閣下雙腳的線條美。售貨員向我推銷著並將一隻黑色的樣辦遞給我嘗試,我用手輕撫了幾下:「真的不錯,我想要白色吊帶的,還要穿上腳後白得如雪的那種。」推銷員呆了一下,這年頭竟還會有人買這種白色的絲襪,還要是一個穿著高級灰色行政套裙,淺肉色的絲襪及黑色真皮高跟鞋的年輕女子,她完全想像不到我有如此“品味”。「啊!小姐,對不起,這品牌沒有生產雪白色,他們只生產一些適合上班穿著的顏色,如果你要雪白色,我可以介紹另一品牌給你,但價錢…。」「價錢不是問題。」我打斷了售貨員的說話。她帶領我到另一個貨架,那貨架掛著五顏六色的絲襪,不但顏色鮮艷,而且款式繁多,有襪褲的,吊帶的,長筒的,連魚網絲襪也有。「三對白色的,還要紅色藍色的各三對,有紫色嗎?如果有多要三對,還有剛才你推銷的,黑色肉色各要六對吧。」最後結帳誠惠三千二百大元大元。之後在百貨公司內買了幾雙高跟鞋及美容用品。一袋二袋的走出百貨公司,小李已在百貨店門口等候,我跳上賓尼房車看見包裹放在座位旁邊,就知道是小李來接我前已到過了公司。車子緩緩開動駛離商業區。

老陳打開大門迎接我回來。「小姐,要下午茶嗎?」「好的,謝謝」心想反正要到晚上才可以拆開包裹,因為忙於購物沒有用過午餐,就來個下午茶吧。我走上樓梯,拐了一個彎就到了我的睡房。在睡房內更換了便衣,在床上試穿著新買的紅色絲襪,的確是很好的貨色,套上腳非常的緊貼,再加上我的42吋長腿,簡直就是完美的組合。收拾好「戰利品」後換過便服立即出房走下樓梯,再穿過長長的走廊到達了飯廳。老陳已為我預備了煙燻三文魚三明治及英國玫瑰茶。同住的就只有爺爺和奶奶,一個月前已經搭飛機到法國巴黎去了,不知要玩多久才回來,這樣家裡除了司機小李和管家老陳之外,屋內就再無其他人了。下午茶後我返房小睡片刻,迎接著晚上來臨。

冬天的天空黑得特別快,七時晚餐過後我立即返回房間,急不及待地拆開包裹,內裡是一套桃紅色的女傭服。因怕小李礙事,我特別使開了小李,小李應該今天也不會回來,家裹就只留下管家老陳了。 啊!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叫綺華,洋名叫Candice,是一間上市公司符氏企業唯一繼承人,父母在我三歲那年就過世,我是由爺爺奶奶帶大的。還有一個叔叔,而我今年二十五歲,身高175cm,體重48公斤,三圍分別是36D、26、32。擁有一頭濃濃的黑色長髮,長髮及腰。有朋友說我樣子似姓周的新聞女主播。乍看之下,我跟一般的office lady無異,但我卻有我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十點一過,管家老陳就進入了夢鄉,我特別用玫瑰花香沐浴乳洗了一個香噴噴的澡,將我原本就白嫩細滑的肌膚洗得更加柔嫩、白裡透紅,出了浴室,圍了一條大浴巾在身上,我在梳妝台前坐下,首先在臉上塗上化妝前要用的緊膚水,再用眉筆修飾一下眼眉,一對略帶妖豔的柳葉眉就完成了,接著輕輕上了點粉底,撲上腮紅,讓細緻白嫩的肌膚更添麗色,接下來我拿出,寶藍色的亮粉眼影,輕輕刷在眼皮上,一對勾魂攝魄的媚眼呼之欲出,再塗上睫毛液,放電指數瞬間增加一倍,狐魅的勾魂眼完成後,我噘起性感的小嘴唇,擦上泛光的紅色唇膏,露出嫵媚的笑容,鏡中映照出的無疑是個性感美女,戴上新買的半罩式黑色蕾絲胸罩,豐乳若隱若現,尤其是深邃的乳溝,叫人口水直流。中學時就讀女校,因為家管甚嚴,唸大學時也很少機會結識男孩子,所以至今仍然是處女,亦可能家管嚴厲這個原因,我反而非常任性。打從13歲就開始學懂了自慰。我用手撫摸自己私處,突然,一股熱流由尾椎處直沖而上,我發出輕微的喘息、興奮地低聲呻吟,乳白色的液體從下體流出,我用紙巾擦乾下體,開始穿起從網站上訂造回來的桃紅色女僕裝,女僕裝是我自己設計的,長袖公主膊,低胸衣領有一個大蝴蝶,再襯上藍色別針。圍裙向後可以結成一個特大蝴蝶。裙子很短,短得只足夠遮掩大腿根部,稍一移動,就會露出陰部,再從抽屜內挑了一雙新買的白色吊帶絲襪,緊緊包住修長勻稱的雙腿,全身上下風騷無比。再戴上白色蕾絲頭飾,穿上一對7.5公分高的黑色漆皮幼跟高跟鞋。現在的我跟一個女傭無異,但在我心裡的渴望依舊沒有滿足,原因是沒有了主人的差使。我看著鏡中自己的打扮,滿意極了,十足的美豔性感,嬌媚無比,叫男人莫不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大概是因為心裡強烈又無法滿足的慾求渴望吧! 我在鏡子前轉了幾圈,滿意地審視自己的打扮,又重新坐回梳妝台前,在兩耳別上下午剛買的白金色細條夾式耳環,我抹了點香水擦在耳後、頸下和胸口,彎下身在腳指甲塗上桃紅色的指甲油,對著鏡子開始細心地擦著手指甲油,剛擦好,我突然聽見鎖著的房門發出一聲輕響。

我心中跳了一下,隨即房門被打開,出現的竟是司機小李,而且旁邊還跟了老陳及另一個男人。老陳背著一個黑色的大旅行包,另一個則是我公司的前法律顧問,叫黃志榮,但他在半個月前被我解僱,原因是欠了數十萬的貴利債,貴利跑上公司收數而被解僱,他手上拿著數碼攝錄機正在拍攝,我尖叫「你們幹什麼?」小李說話了「小姐?嘿嘿,從一年前我進入這個家當司機開始,就發現你有這樣的癖好,每次偷看你變裝後的樣子,都讓我心裡癢癢的,巴不得上了你!」我吃了一驚,想不到自己的秘密竟然早被小李發現,這時黃志榮說話了,一付垂涎三尺的樣子盯著我起伏不定的高聳酥胸直瞧「嘿!嘿!小姐!想不到你除了長的細皮嫩肉外,平時上班只見你穿套裝,想不到身材還這麼騷啊!要不是小李給我看你變裝後的照片,我還真沒料到你骨子裡原來是個欠人操的娘們!」(照片?還有照片?我什麼時候被小李偷拍了?)我心裡正想著,小李從口袋裡丟出了一疊照片散在我面前。每一張都是我變裝後嫵媚動人的樣子,有穿著性感護士制服、頂著白色護士帽;噘著火辣的紅唇、腳蹬超細白色高跟鞋像妓女一樣趴在梳妝台前看著自己自慰的鏡頭,還有跪伏在床上、全身上下除了狂野的金色捲髮和火熱的紅色吊襪帶繫在腰臀外、扭著下半身把用手指玩弄著;甚至有穿著低胸晚禮服、長髮濃妝對著窗戶露出香乳、捏著乳頭、舔著紅唇、一臉春情大動的淫態。我突然明白,原來小李住我對面樓房,難怪被他發現了,而且還拍了相片。想到那張對著窗外露乳的照片,我不禁臉上一紅,當時自己心裡還暗自渴望有人會發現自己的媚態,卻只見對面窗戶一片黑暗,沒料到小李早就覬覦我許久。

? ???小李看我盯著那照片,他登時看透了我心裡想的,淫笑了起來,「小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也巴不得早點讓我上了,今天總算讓我有機會,不過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我還真怕自己滿足不了你這小賤貨,所以特別找了兩位好朋來,一塊兒安慰你啊!哈哈哈」被他一說,我心裡明明羞愧難當,卻又彷彿被挑起了身埋的渴望。環顧四週,我正想著如何逃出房間,不料竟看到志榮褲子前端撐起的大帳棚,那股渴望更進一步吞噬了我。忍不住示弱柔聲問「小李,你想怎樣?」這回老陳先出聲,「小姐小姐,你那麼媚,我真想替你拍寫真集,你脫了一定比那什麼香港的蜜桃女孩李麗珍還美。」志榮接著說「沒錯!就是拍寫真集,不過是不一樣的喔!」我心跳得飛快,不知將會被如何處置。只見小李得意地下令「把工具拿出來!」 阿強卸下肩上的黑色大背包,拉開拉鍊攤在地上,我一看心頭跳了一下,我頰上也微微泛起紅潮,襯托出胭脂般的臉色,額頭滲出了幾滴汗珠。

? ???小李觀察到了我的反應,十分滿意,老陳用一根麻繩將我雙手反綁起來,小李從背包裡挑出了一個紅色的口塞球,對著我晃了晃,「我親愛的小姐,這塞口球是專為了你準備的,雖然你家是獨棟的郊區別墅,你就算叫多大聲也沒關係,不過我就是愛聽你想叫又叫不出來,用鼻子呻吟的聲音。」我極力反抗掙扎不讓小李用塞口球塞著我的口,但老陳用他強而有力的手臂將我按在床上,感到右腳上一隻高跟鞋被脫掉,腳底一陣痛楚使我大叫著,說時遲那時快,小李己將塞口球塞進我嘴裡,再在後腦綁緊皮帶,我開始放棄掙扎聽他擺佈,希望這場折磨趕快過去。接著老陳再用繩子照著我的乳房連手臂、細腰及下體的曲線結結實實的捆綁了起來,不一會兒,我我全身被綁得像肉粽似的,乳房的繩子綁的非常緊,令呼吸有點困難。老陳接著拿出一件詭異的黑色丁字皮內褲,兩旁用銅扣相連,屁股的位置突起一條半長不短龜頭有顆粒的假陽具,不算太粗但若插入肛門也是很難消受,在內褲的最底層可以置入電池,而前方則有一個開孔,看來是給肉捧進入時用的。老陳掀起我的裙子脫掉了內褲,再將那詭異的黑色丁字皮內褲套上。呀…屁眼很痛呀…痛得眼淚直流,口中被塞上拘束球,嘴裡拚命想叫出聲,我卻只能發出咿咿啊啊的模糊呻吟的發出抗議的聲音,又不知什麼原因,口腔中的口水似乎偏偏要和我作對似的,在這個時候分泌得比平時都異常的旺盛,很快就充盈了我的口腔,口水完全不受控制的順著嘴角流了出來,小李之後用繩子將我雙腳合攏在腳踝及膝蓋緊緊的捆綁起來,他再用一條繩子從乳房和膝蓋的繩子連在一起,使我的膝蓋貼住乳房,現在的我已經完全失去了自由。黃志榮一直拿著數碼攝錄機拍攝我整個被人五花大綁的過程,我的口水從口角不斷流出,然後我被迫跪在床尾,臉上濃妝豔抹,披垂著一頭的黑色長髮散在白嫩的肩上、背上,心裡忐忑不安,不知接下來還有什麼命運降臨在自己身上。

? ???小李看著我被捆綁在床上的模樣滿意極了,因為乳房及膝蓋被捆綁在一起,我的頭不自主地向下垂低,口水依然不停地在口角湧出,小李用力的一手扯著我的頭髮把我的頭拉起,得意的笑著說「小姐你真是美啊!看起來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真叫人垂涎啊,嘿!嘿!不過我會讓你變得更美更騷的,到時候肯定沒有男人抗拒得了你的魅力。今晚開始我將好好地調教你,從身體到內心,把你塑造成完美的性感尤物,哈哈哈!」我聽了冷汗更是直冒。這時在我的視線內,只看見老陳在我的抽屜內尋找什麼物品以的,老陳忽然大叫著:「哈…找到了。」他手裡拿著一條金色小銅鑰匙。「啊!那是我衣櫃內的秘密暗格的鑰匙呀!不要,不要看呀。」但我依然只可以嗚嗚哇哇的叫著。小李見我嗚嗚哇哇抗議著,他便說了一句:「小姐,是時間享受了。」小李伸手入到下體,原本只是疼痛的屁眼忽然變成劇痛,原來小李將皮製丁字褲的開關開著。原來跪在床上的我不由自主地倒臥床上。我雙手不停用力掙扎著希望將劇痛發洩到別的地方。屁眼這時的痛楚是我有生以來從未試過的,我不停地深呼吸,除了口水從口角溢出之外,沫液更倒流哽住喉嚨使我咳嗽不已。口水更從鼻孔嘖射出來。我嗚咽地叫著,雙眼眼淚不停流出,只希望小李停止那個震動器。

老陳此時打開衣櫃,找到了暗格。那個暗格是我五年前家裡裝修時靜悄悄的加裝,只有做裝修的工人知道,天曉得老陳會知道那兒有一個暗格?究竟這個老陳還知道這間大宅多少秘密?他用那條小鑰匙打開暗格大叫:「大家看這是什麼?護士服、警察服、銀行職員服、空姐服,啊就空姐服已經三套---日本航空的,日本大和航空,還有國泰航空、上身是白色,下身是天藍色的水手服、紅色的賽車女郎服、黑色的Lolita服,紅色的聖誕女郎服,還有兔女郎服也有六套,分別是黑色、紅色、黃色、紫色、粉紅色及藍色,另外還有一件淡黃色而裙叉高至臀部的旗袍,最令老陳驚奇的就是在暗格內竟然找到一件婚紗。老陳對每件服飾逐一細想,試著想像小姐穿著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 ???此時小李的手提電話響起,他接聽了電話:「…唔…已經正在計劃中了,她正在享受著…什麼?明白了,老闆,我會好好照顧她至你回來,這一夜我會令她好好享受的…。」小李掛斷了電話對老陳及黃志榮說:「“老闆”今晚不能來,預備給小姐的節目要留待明天了。」「多可惜…」黃志榮仍然手持攝影機拍攝著我的說。「算吧!多讓小姐多做一天處女吧。」「各位不用擔心,我另有打算,要她今晚不好過。」小李將捆綁著我胸部及膝蓋的繩子解開伸手入我的胯下關掉了電震器,我虛脫的躺在床上。「小姐,你這麼快就虛脫了?這只是開始,剛剛的電震捧只調到最慢的速度,而且電震捧是給初學者用的,我還有一個專業型號等待著給你試用,看來你要多加鍛鍊。」我聽了這幾句說話,只感到汗流浹背,剛剛只是最慢的速度,而且是給初學者的?如果他用上專業型號,我已經死去了。小李從包包找出一對耀眼的小金環,而小金環有一條小鐵鍊連接著一個小金色的金屬球,還有穿洞的消毒工具跟細長的金針,將金針烤過火後走向我,他將上身的低胸衣領再向下拉露出雙乳,正好小李望著我一秒鐘隨即手起針落,一瞬間刺穿了左乳頭,我疼痛地嗚嗚地叫出聲,而馬上右乳頭也遭遇同樣的事。小李他用手輕輕撥了一下金屬球,金屬球就“噹噹”的響了一下。「小姐,這乳環是“老闆”送給你的禮物,見面時再會有見面禮,讓你一生難忘,大家看乳環是不是跟小姐的粉紅色乳頭很合襯呢?」他們三人同時淫笑起來,而我只感到羞恥地垂下頭,一眼也不敢望他們三人。

? ???經過剛才的一陣折磨,我臉上的妝都花了,老陳一邊幫我挑衣服,小李叫志榮脫下我口中的拘束球及將我的捆綁鬆開及脫去女傭服,只餘下胸罩、丁字褲及白色吊帶襪。小李命令我重新上妝。而因為剛才的折磨流了很多口水,我口乾死了,要求小李給我一杯清水,但小李只冷淡的回答:「一會兒不單上有特飲給你,更有味美的大肉腸讓你品嚐。」他吩咐志榮監視我的行動,並示意如果我有不軌企圖,必要時可以使用武力對待,但切記不要打臉。我不得不乖乖地重新打上粉底、撲上腮紅,塗上紅色的脣膏,刷上又黑又亮的睫毛膏,讓又長又密的假睫毛看起來更嫵媚,隨著眼睛眨呀眨的散發魅力。這還不夠,小李示意我畫上眼線,完成一對迷人的勾魂電眼,又要我噴上珍藏的香水「毒葯」在頸間、腋下和乳溝。志榮拿出繩子將我的乳房、細腰結實的捆綁起來,他脫掉我的丁字褲,用一條繩子捆綁在盆骨,繩中間打了一個結,志榮將這條繩從前面的跨下繞到後面綁好,繩結剛好陷在我的私處。「呀,痛呀,求你不要。」志榮完全聽不到我的訴求,他只沈醉於折磨我當中。之後再為我穿回丁字褲。老陳從衣櫃挑了一件低胸黑色連身絲質亮光短裙及黑色絲襪褲要我穿上,這件連身裙比較闊身,所以內裡被人用繩子捆綁著不覺顯眼,之後再穿上紅色的尖頭7.5公分幼跟真皮高跟鞋。小李從後用手銬將我雙手腕銬住,再用另一個手銬在手肘再銬住。手肘被後後拉銬上時我「呀」的一聲叫了出來,「天呀,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老陳見我雙眼泛起淚光,用紙巾為我抹去眼淚以免弄花化臉上的化妝。小李在包包取出一個直徑5釐米的金屬圓環型口枷為我帶上,在後腦勺的位置打結,再用的的長髮掩蓋好。小李再用外科口罩遮掩口中的圓環。再披上大褸,這樣就無人察覺我被人用各種拘束器拘束著。最後小李在我頸上套上頸圈再接上鐵鍊。

小李拉著鐵鍊拖我離開睡房,只走幾步我感就到私處開始濕潤起來,加上屁眼的電震捧,我只有蹣跚我走下樓,期間刺在乳頭上的噹噹跟隨著我的步伐而“噹噹”作響。志榮手持攝錄機緊緊從後跟著。好不容易到了大門,門外停了一部小貨車,小李叫我爬入車尾,我爬入車尾,小李先將頸圈的鐵錬扣在車尾的地板上,再用一雙連在地板上的腳鐐將我雙腳鎖上,志榮這時提議將我蒙眼以免洩露行程。老陳應聲就用一塊黑布將我雙眼蒙了起來。? ? 「究竟他們三人要帶我到什麼地方?又會有什麼的手段折磨我?」我心裡擔心地想著。車子搖搖晃晃的開動著,雙眼被蒙著,不知停了多少次交通燈,更不知拐了多少個彎,最後到達了目的地。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