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性奴江雪妮和雅萍



阿東不經常回家,除了他偶爾來找我,我不知道他在哪



的確,我們從部隊回來后,相聚在一起的日子少得多了。



但我從林叔叔和媚姨的口中得知,阿東花錢很大,結交的朋友也是有很多,三教九流都有。



而且女朋友也有一大堆。



我上江哥家與姣嫂偷情沒幾次,就給姣嫂的女兒雪妮碰見三次,雖然當時我和姣嫂都是很正經地坐在客廳里,但雪妮還是感覺到什麼。



有一天,阿東見到我,問:二哥,你是不是常去姣嫂家?我有些心慌,不知他怎麼得知的。



我雖然是阿東結交的哥哥,但我將成為他的妹夫,他一定對我在外的情事很關心,特別傳給江哥知道就更加麻煩了。



我道:你怎麼知道?雪妮告訴我唄。



雪妮?她現在是我女朋友。



阿東無不得意地說。



你小子什麼時候把江哥的女兒勾到了?我問。



大家玩玩,不用那麼認真。



阿東道,你有興趣?讓給你。



你讓江哥知道有你好看的。



都什麼年頭了,江哥比咱還開放。



我無語以對,其實,我本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這方面。



于是我說:我這兩次去姣嫂家,一是因為送醉了的江哥回去,后來去幫姣嫂做一些重活,江哥從不回家做,我看姣嫂挺可憐的。



阿東沒說什麼。



過了幾天,阿東叫我過去。



我很奇怪,因為自從部隊回家以后,阿東基本上不邀我和他一起玩。



因為我常在家不喜愛玩,而阿東常常是幾個月不見影子。



阿東說雪妮在那里,想見我。



于是我就來到一個單身宿舍。



這個單身宿舍是雪妮一個叫楊雅萍的同學租的,說清楚點,就是一個老板包下楊雅萍后給她租了這間房,一個月來看楊雅萍一兩次。



前幾天這個老板剛走,于是楊雅萍便約雪妮來玩。



阿東也因雪妮的原因和楊雅萍很熟了,他早就想讓雪妮成全他和楊雅萍一次,所以阿東這次提出來時,雪妮卻趁機提出讓阿東把我叫來。



我來時已是傍晚。



我們四人先出去吃了些東西。



我不知來干什麼,只以為阿東要求我辦什麼,或者是當他的電燈炮。



當我看見雪妮的眼神時,我明白了。



但我裝著不知道,因為雪妮才十七歲啊,我不想讓美麗純潔的少女為我一個有了心上人的男人而牽掛。



回來后,我們打了一個多小時的撲克。



她們說熱,想洗了澡再打,問我洗不洗,我說我來時已洗了,于是我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雪妮先去洗,雪妮洗回來后就是楊雅萍洗,阿東說室內燈太亮,看電視刺眼,于是只留一盞落地燈,很是昏暗。



一會兒,楊雅萍還沒洗出來,阿東就進去了。



因為這個宿舍只是一間十五六平米帶衛生間的房間,所以阿東進去時我就聽到楊雅萍嗔叫他出來,但兩人在里面嬉鬧了一陣后,就聽到楊雅萍哦哦啊啊的呻吟。



雪妮就坐在我身旁,我下意識地離她遠一點,但她挨了過來。



雪妮身上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香味,讓人心旌神搖。



再加上楊雅萍那愉快的呻吟聲,更讓我難以把持。



其實,雪妮真的是一個美人胚子,美麗漂亮自然不用說,就象她媽媽一樣,苗條的身材,挺拔的胸脯,高翹的豐臀,身上穿著一件睡裙,隱約可見里邊的山山水水……雪妮靠了過來,我下意識地往一側退了一點,道:雪妮,別這樣,叔叔有女朋友了,你還小……她緊緊地摟住我,道:云叔叔,其實我要求很低的,我不想要你給我什麼承諾,也不想破壞你和阿東妹妹兩人,你們是很般配的一對。



我只想和你有一段快樂的時光,只想今晚不再叫你叔叔,只叫你哥哥……我只要求你一次,答應我,我以后不再會找你……我再也把持不住,猛地摟住雪妮,狂吻起來。



此時,衛生間的門開了,阿東在楊雅萍的身后推著珍珠出來,兩人赤身裸體,雅萍向前弓著身子,阿東在她身后扶住她臀部抽插著,一會兒把雅萍頂到了床邊。



我有些吃驚,畢竟我這是第一次見到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做愛。



阿東用浴巾把雅萍身上的水擦干。



停了下來,他們兩人擁著坐在床沿上看我和雪妮。



此時雅萍丟給了雪妮一件衣物,她自己也穿上了一件緊身的衣,金黃色上有點點的斑點,身后還有一條長尾巴,她美麗的臉孔,細細的腰身,卻有著高聳的胸和豐圓的臀,像一頭發情的母豹。



平時在些清純的雅萍此時妖艷極了。



當我對雅萍這身打扮感到無限驚奇和刺激而目不轉睛時,我身邊的雪妮已脫下了睡裙換上了剛才雅萍丟過來的那套衣物。



只見雪妮頭上兩只粉紅色長長的兔子耳朵立著,一件上露肩下露臍的粉紅色緞子緊身衣和一件緊繃在她臀部的短裙,她與雅萍相比難分上下,兩人清純中帶著嫵媚,美艷中含著風騷,苗條又無比性感。



阿東說:二哥,好久沒帶你玩了,這次來個刺激的,沒玩過吧。



現在一個豹女郎一個兔女郎,你去捉兔,我來降豹。



阿東說完扶雅萍跪伏在床上,自己跪在雅萍身后,撩起雅萍的豹尾,挺棒向豹尾下的嫩穴刺去,阿東甩動肉棒干弄著小穴,每一次碰到了她的小花心,雅萍肉體便會抽搐一下,連續插弄了一陣子,雅萍大聲浪叫著道:好哥……哥!……妹妹……美……死了……嗯……哥……我爽……爽死了……好舒服……喲……親哥哥……啊!……妹妹……忍不住要……浪了……啊……啊……嗯……一出活生生的做愛劇讓我和雪妮心旌神搖,我擁著雪妮,手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隔著緊身衣含住了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雪妮乳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雪妮全身,雪妮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



我一邊吮吸著乳頭,一只手已經滑下了乳峰,掠過雪白平坦的小腹。



摸了幾下柔軟的陰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陰唇上,兩片陰唇此時微微敞開著,我手分開陰唇,按在嬌嫩的陰蒂上搓弄著。



哎呀……哦……啊……雪妮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松開,又夾緊。



我翻身壓倒雪妮身上,雙手托在雪妮腿彎,讓雪妮的雙腿向兩側屈起豎高,把雪妮兩條穿著絲襪的大腿抱在懷里,一邊肩頭扛著雪妮一只小腳,粗大的肉棒只是慢慢地來回動著。



嗯……雪妮輕輕的呻吟著,扭動著柔軟的腰。



她濕漉漉的陰部向上突起著。



粉紅的陰唇此時已微微的分開,我堅硬的肉棒頂在雪妮陰唇中間,唧……的一聲就插了進去。



啊……哎呀……著的妮卻才感受到這強勁的刺激,我的肉棒比阿東的要粗長很多。



雪妮一下張開了嘴,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



咕唧……咕唧……雪妮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我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淫水滋滋的聲音。



我的肉棒幾乎每下都插到了雪妮陰道深處,每一插,雪妮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



我一連氣干了四、五十下,雪妮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一條腿在我肩頭,另一條裹著純白絲襪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伴隨著我的抽送來回晃動。



啊--哦--哎呦……嗯--嗯……我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肉棒拉到陰道口,在一下插進去,我的陰囊打在雪妮的屁股上,啪啪直響。



雪妮已無法忍耐自己的興奮,一波波強烈的快感衝擊得她不停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啊--嗯……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雪妮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



我只感覺到雪妮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只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肉棒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片。



雪妮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



高潮來了又去了,雪妮早已忘了一切,只叫喊著要我粗長的肉棒用力、用力、用力干她。



我又快速干了幾下,把雪妮腿放下,肉棒拔了出來。



雪妮道:別……別拔出來。



我扶著雪妮的臀部讓她扒在沙發上。



雪妮順從地跪趴下,絲襪的蕾絲花邊上是雪妮圓潤的屁股,中間兩瓣濕漉漉的陰唇。



我把雪妮跪著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雪妮的腰,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



哎呀……啊啊……啊……啊……雪妮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衝擊得差點趴下。



我手伸到雪妮身下,握住雪妮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



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雪妮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



她舒爽爽地丟了一次精,我的龜頭被她的淫精浸潤著,雪妮已經是浪喘連連,香汗淋漓了。



我大力地抽送,使雪妮歇斯底里地浪叫著,嬌軀又扭,又磨,又抖地爽透了。



她緊抱著我,一對既挺拔的乳房壓貼在我和她之間,旋轉地磨擦著。



隨著我的猛抽強插,雪妮浪吟著:好叔叔……親哥哥……妹妹的小穴……舒服死了……哦……抱緊我……奸死……我吧……美死了……啊……哥……我……我又要……泄了……啊……啊……啊……嗯……這一次,雪妮真是泄得全身癱瘓,兩手兩腳無力地垂軟在床上,嬌軀久久還是不停地抖動,她是舒服得渾身都松散了。



終于我在雪妮又到了一次高潮,在雪妮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我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雪妮身體里。



雪妮渾身不停的顫抖,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了,她頭上的兔耳歪了,緊繃在臀部的小裙收縮到了小腹部,短上裝也收縮到腋下,露出一雙挺拔的乳房。



雪妮扒在沙發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雪妮潮紅起的陰唇間流出。



那邊,阿東和雅萍不知何時已收兵了,兩人相擁著欣賞我和雪妮剛才的劇烈交合……休息了四五個小時,已過半夜十二點,由于傍晚時我們沒吃多少,又經過一陣劇烈地活動,我們都餓了。



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息,體能又得到充分地補充,吃完宵夜后,我和雅萍,阿東興致又來了,只有雪妮覺得剛才我給得她足夠了,但也願陪我們玩,于是我們四人繼續,阿東覺得還要再刺激一點,于是我和阿東換了一換,于是我到床上摟住雅萍看,阿東和雪妮則來到沙發上……阿東一把將雪妮抱起,一手就伸進雪妮的褲子內面,撫摸著雪妮豐肥而無毛的陰阜,桃源洞口已一片泛濫。



阿東的手指探入肥嫩而緊窄的嫩穴縫,上下的揉弄著,又用兩只手指輕輕的夾住頂端的陰蒂磨動,嫩穴縫內黏黏滑滑溫濕的淫液,沾濡滿了阿東的手。



阿東捧著雪妮的臉,吻著她的嘴唇,將舌頭伸入雪妮嘴內攪動,吻得雪妮紅霞滿臉,顯得十分誘人。



雪妮被阿東抱在懷里,嘴里的舌頭被吸吮著,嫩嫩穴內又給男人的手指揉弄著,只感到全身軟綿綿,有一種說不出的舒爽,不禁緊緊吮住了阿東的舌頭,媚眼如絲,手也不自覺地捉住了阿東的肉棒上下套動著。



我早就看出妳是個淫蕩的小淫娃。



阿東說著,將撫弄著雪妮嫩嫩穴的手拔了出來,將沾滿淫液的手指塞進雪妮的口中,讓雪妮吮食手指上的淫液。



看著銀心翹起嘴唇,半閉著眼,吮著手指的淫蕩表情,阿東不禁淫性大發。



將雪妮的衣服全部脫去后,讓她躺在地上,只見一具迷人的少女玉體,半閉著眼睛,嘴巴微微張開,不斷的將舌頭伸出舔著嘴唇,輕輕的喘著氣,呻吟著:啊……啊……阿東……快……些給我……啊……給我……豐滿白如膏脂的身軀,一雙大而美麗的乳房,粉紅色的乳暈,一只手正自撫摸著乳房,乳頭已微微的凸起,另一只手正插在陰阜內攪動著。



整個陰戶光潔無毛,陰阜肥白豐滿,如小山丘的墳起,中間只見一條窄窄的陰縫,沾滿著潤滑的淫液。



因為淫藥開始發揮作用,雪妮只覺得淫嫩穴內有如萬蟻在爬動,喉舌乾燥,全身發熱難受,只希望阿東快些用粗壯的肉棒插入蜜嫩穴內止癢。



阿東自已也脫光衣服后,便跪在雪妮雙腿中間,兩手將大腿分開,俯下頭,用手指將肥厚的肉瓣掰往兩邊,將舌頭伸入肥嫩豐滿的、粉紅色的、溢滿蜜汁的陰戶內攪動,吸食著流出來的花蜜。



濕滑又靈巧舌頭,在她敏感的下體,百無禁忌的舔吮逗弄。



雪妮陰戶受到刺激,陰核凸起,兩邊陰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張開,濡滑的花蜜溢滿了整個陰戶,發出淫靡的光澤,為迎接肉棒的插入而作好了準備。



雪妮身軀不停的抖顫,內心淫欲的本性被徹底的激發了出來,陰穴傳來陣陣的快感,雪妮不住地挺起屁股,希望阿東的舌頭能更深入陰戶內,口中無法抑制的不斷發出誘人的伸吟聲:啊……啊……啊……阿東……快……些給我……啊……給我……快……雙腿不住地有時張開,有時合起,夾緊著阿東的頭,雙手則用力的撫摸著、壓迫著自已的雙乳:啊……啊……啊……阿東……給我……啊……啊……快給我……阿東?起頭,望著粉臉脹得通紅的雪妮問:妳要我給妳什麼?快說呀!快……給我……啊……快說呀!小蕩婦,要我給妳什麼?說呀!給……我……我要……我要……我要……你的……肉棒……插進來……給我……阿東將雪妮的兩腿分開?起來,肉棒硬生生地插入了雪妮流滿淫液的蜜嫩穴之中。



阿東一插入去就感覺到淫嫩穴通行無阻,這個才十七歲的小淫娃,花心早已給人摘了去。



呀……嗯……嗯……啊……雪妮的淫嫩穴給阿東巨大的肉棒一插入去,那份充實感使到陰道一張一合的痙攣起來,陰壁受到肉棒的磨擦刺激,淫液馬上湧出,快感立至,忍不住心內發出了低沈的伸吟聲。



阿東用肉棒不斷地在雪妮的嫩穴中抽插搗弄,每一下的衝刺,都使到淫嫩穴內發出噗嘰、噗嘰的聲音。



我再也忍受不住,一把將雅萍摟得緊緊的,重重吻上香唇,手往下移,大力搓揉她豐厚的兩片臀肉。



雅萍酥胸劇烈起伏,一面扭動著身子,小手仍不停套弄玉莖,靈活的手指不時刮弄著敏感的尖端。



我將她抱了起來,她修長結實的雙腿緊緊盤住我的腰身,她身子一?一坐,玉莖就進入了溫暖緊窄的泥濘道。



兩人俱是一震,她似乎變成我身體的延續。



我心中洋溢著強烈的愛憐,更加溫柔地愛撫。



雅萍感應到我的情懷,也是柔情大動,春潮泛濫。



我握著她的纖腰,輕輕擺動著下體,雅萍讓玉臂環著我的頸項,聳動玉臀迎合著我,她秀眉微蹙,櫻唇微啟,口中發出愉悅的呻吟。



我心中一動,就這樣抱著她在房間里邊走邊插,雙手握住她的纖纖細腰?動,粗壯的玉莖配合著步伐不斷深深刺入嬌嫩的肉穴。



雅萍擺動著腰肢,螓首卻倚在我肩上,摟著我的雙手的力量也越來越弱。



我將她放入床上,舉起她雪白的大腿劇烈抽插起來。



雅萍用盡全身的力氣抱著我,身子不住顫抖,我奮力一插到底,下體緊緊抵住嬌嫩的蜜唇上下擠壓,火熱碩壯的玉莖無處不到的擠壓著小穴內多汁的蜜肉。



她媚眼迷離,呻吟高亢起來,忍不住一口咬在我肌肉隆厚的寬肩上。



痛楚中夾雜了一絲快感,我狂性大發,全力讓巨大的龜頭抵住她柔軟的花蕊研磨,雅萍喉間嗚嗚悲鳴,下體卻瘋狂向我挺湊,甜美豐滿的蜜肉包裹著肉棒快速蠕動,如同有千百只靈巧的小舌頭舔弄挑逗。



突然間蜜穴里所有的變化都為之一停,玉莖被溫暖的小穴緊緊箍住,雅萍顫抖了幾下泄了起來……再看沙發上,阿東與雪妮已是瘋狂到頂了。



呀……好……好……讓我搞破妳這小淫娃的嫩穴……呀……呀……搞死妳……搞死妳這嫩穴……肉棒傳來陣陣的快感,阿東不禁性欲狂發,不斷地用力衝刺著雪妮的淫嫩穴。



每一下的撞擊,都使到雪妮雪白巨大的雙乳上下左右的跌蕩著,阿東的手伸上去緊抓這雙迷人的巨乳撫弄著,用口含著乳尖,舌頭不斷的舔吮著凸起的乳頭。



欲仙欲死的感覺,令雪妮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樣的痙攣,不停的顫抖,淫液如黃河決堤般的湧出,高潮一浪接一浪的,陰戶內感受著肉棒帶來的快感,耳邊聽著阿東淫語,淫賤的本性一下子激發了出來。



好……好……搞死我……我……我要……你的大肉棒……每天都插入我的淫嫩穴內……我要死……死……了……看著雪妮的反應,阿東的性欲更高漲,他將雪妮翻過身來,只見淫液已浸濕了整個屁股,阿東將肉棒插入雪妮的后庭菊花蕾中,猛烈的抽插著。



雖然肉棒和肛門都沾滿著陰戶流出來淫液,但第一次插入帶來的撕裂感,痛得雪妮不禁大聲的叫出來。



緊窄的屁眼壓迫著阿東的肉棒,一輪急速的抽插后,阿東感到就要爆發了,他馬上走向前抓住雪妮的秀發,把雪妮的臉龐拉近他的肉棒,聳動著臀部,將肉棒插入雪妮的口中。



火熱的肉棒在雪妮的口中聳動了一會后,馬眼爆發,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雪妮口內,雪妮柔順地將阿東的肉棒含著,不斷地吸吮,吞下噴出的全部精液。



等雅萍高潮稍退后,我左右大力分開她修長曼妙的雙腿,大起大落的讓紫紅的肉棒肆虐著她脆弱的蜜壺。



雅萍癱軟在椅中只知承受,喉間柔弱低哼,明媚的雙目中似乎籠罩了一層雨霧,淒美朦朧的令人心碎。



我恣意撫慰著她豐滿的乳房,狂猛的肉棒帶出陣陣透明沾稠的汁液,她的股間一片狼籍,晶瑩剔透的汁液糊滿了下腹,可愛至極。



我狂野了片刻,慢慢拔出了玉莖,讓紫紅碩大的龜頭撥弄她微微翕開的肥厚蜜唇,笑道:雅萍,哥哥的寶貝好看嗎?雅萍輕輕掙扎了一下,我放開她的雙腿,她慢慢滑下身子,伸手將玉莖握住,媚笑道:哥哥的寶貝又威武又雄壯,雅萍愛死哥哥的寶貝了!我心中歡喜,將紫紅的龜頭挺到她的嘴旁,雅萍柔順地伸出靈活的小舌清潔著玉莖上殘留的愛液,粉嫩的俏臉上飛起兩朵紅霞。



我將肉棒深深插了進去,雅萍展開口技,舔、含、吹、吸、咂,無所不到,舌尖不時刮過敏感的馬口及龜頭棱。



我感到快感一陣陣的襲來,拔出玉莖道:雅萍,趴在床上!雅萍連忙轉身趴好,豐滿白皙的玉臀輕輕擺動。



我將食指探到她高潮后的桃源溪口,恣意玩弄著滑膩的蜜唇,道:雅萍,你的老板教你有什麼招,全拿來吧……雅萍顫聲道:哥哥,你壞死了……我心里激蕩,站起身扶著粗壯跳動的肉棒,讓紫紅的龜頭在蜜唇間挑弄片刻,才一鼓作氣地插了進去。



瘙癢空虛的肉穴被霸占得嚴嚴實實,雅萍舒服得吐了口氣。



我體味著蜜穴的溫暖和緊窄,調笑道:寶貝兒,你下邊的這張小嘴為什麼這麼緊呢?她回頭昵聲道:哥哥不喜歡嗎?我大力挺動了兩下,笑道:哥哥怎會不喜歡,越緊越喜歡!雅萍嬌哼了兩聲,媚笑道:那老頭太小……雅萍的臀部被我拉來微微翹起,我右手按住她的香肩,下體擺動,撞的她一前一后,高低起伏,果真如騎馬一般。



雅萍心中也甚是異樣,聲音軟糯起來,膩聲道:雅萍是馬兒,雅萍是任哥哥鞭打的小母馬……我心中激蕩,揮掌輕輕擊打在她一側香臀上,雅萍嬌哼了一聲,上身軟倒了下去。



我見她雙腿不住輕輕戰抖,似乎支持不住身子的重量,她趴在床上,灼熱的蜜壺里湧出陣陣沾稠的蜜液,雪白的香臀逐漸被打成粉紅的嬌艷之色。



雅萍口中膩聲叫到:哎喲……哎喲……我心神蕩漾,貼上去笑道:雅萍,你快把哥哥的魂兒叫跑了……雅萍突然激動起來,大力擺動著玉臀。



好……好……搞死我……我……我要……你的大肉棒……啊……我要死……死……了……我瀕臨爆發邊緣的肉棒受到蜜壺的擠夾,再也把持不住,強烈噴射起來。



雅萍柔軟的花蕊遭受滾燙的陽精澆灌,頓時也泄出身來。



我俯在她柔軟的身上仔細品味,任由多汁的蜜壺含住下體。



良久我拔出半硬的玉莖,長時間激戰產生的粘稠的蜜汁和濃稠的精液的混合物緩緩從翕開的桃源口汩汩流出,掛在鮮嫩的蜜唇邊緣,讓人甚是心動。



我掏起來塗在雅萍豐滿的玉臀上,手指碰到高潮后的蜜唇,仍讓她陣陣悸動。



雅萍一動不動的任我施為,片刻香臀上已是亮晶晶的一片……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